必威 > 必威-军事历史 > 警察防卫控制不是格斗必威,对上一部分文章进

原标题:警察防卫控制不是格斗必威,对上一部分文章进

浏览次数:104 时间:2019-09-27

世界各国的警察与执法机构,都会遵循“对象行为-警察反应”的模式来对警察使用武力进行分级选择。在说这个问题前我们先来看一个案例:去年年初,84岁华裔老人在纽约曼哈顿百老汇

从近年来暴力袭警案件频频发生的问题来看,中国内地的暴力袭警已从口头挑衅、谩骂、侮辱发展为直接使用凶器、武器、爆炸装置伤害执法民警,由个人突发性抗法向群体性抗法转变,并

摘要: 美国中文网报道:曼哈顿84岁华裔老翁黄敬存(Kang Chun Wong)今年1月过马路时,受警方拦截时是因不懂英语而不够配合,被警察打得昏迷;这名老人已控告警察,索赔500万美元。美国中文网报道:曼哈顿84岁华裔老翁黄敬存(Kang Chun Wong)今年1月过马路时,受警方拦截时是因不懂英语而不够配合,被警察打得昏迷;这名老人已控告警察,索赔500万美元。黄敬存老人过马路时,由于不懂英语,被警察拖走并遭痛打。(《纽约每日新闻》图)遭痛打后,黄敬存的衣服上血迹斑斑。(《纽约每日新闻》图)#swf_6Qb,#swf_6Qb_wrapper{float:left;margin-right:20px;}据《纽约每日新闻》报道,今年1月那次事件后黄敬存倒在血泊中。根据他星期四向曼哈顿高级法院递交的诉讼,由于警方造成的头部受伤,他正在遭受永久性损伤。他儿子黄伟(Wei Wong)说,“自从那次事件之后,他的记忆力日益恶化,他自己也承认。……他想恢复正常,但他出门都很困难。”在遭受警方那次开罚单和挨打之前,过去在百老汇开餐馆的黄敬存很喜欢在上西城社区走路,每天都乘地铁前往唐人街老人中心。黄伟说,“他遭受的创伤至今未愈。一过马路,他就害怕警察从背后走过来逮捕他。因为那次事件,即使过马路的信号在闪,他也不过马路。他被吓坏了。”今年1月27日要回自己的公寓时,黄敬存在百老汇穿越西96街,却被警察杰弗里·鲁(Jeffrey Loo)拦下,称他闯红灯。只会说广东话和西语的黄敬存不明白警察在说什么。警察拿到黄敬存的证件就走开了,引起那名老人的抗议。鲁随即和另外几名警察将黄敬存推到一栋楼的墙上,试图给他戴手铐,然后将他打倒在地,他的后脑勺撞在人行道上,昏迷过去。除了乱穿马路,黄敬存还被指控抗拒逮捕和行为混乱,但曼哈顿地区检察官办公室随后拒绝起诉此案。纽约市警察局长布拉顿(Bill Bratton)没有公开批评警察,但他发表备忘录,敦促警察在处理老人和残疾人乱过马路时要采用明智方式。

近年来,随着网络的不断发展,许多国内外的警察执法视频也在网上不断传播。但大家不难发现,相较于国外警察快速果断的使用警械武器处置,中国警察往往是赤手空拳的与犯罪嫌疑人扭打

这是守夜人系列的最后一章,重点是新形势下港警面临的挑战

必威 1世界各国的警察与执法机构,都会遵循“对象行为-警察反应”的模式来对警察使用武力进行分级选择。在说这个问题前我们先来看一个案例:

必威 2从近年来暴力袭警案件频频发生的问题来看,中国内地的暴力袭警已从口头挑衅、谩骂、侮辱发展为直接使用凶器、武器、爆炸装置伤害执法民警,由个人突发性抗法向群体性抗法转变,并且具有公开性、盲从性、暴力性和残忍性。对比中国内地的频发暴力袭警的警情.香港警方在警察武力使用的警务规则中更多的是注重警员的生命安全,强调在安全的情况下对嫌疑人进行控制,防范意识较强.不轻易接近嫌疑人,从而得以在制度设计上压制了暴力袭警情况的发生,确保法律的正常实施。

近年来,随着网络的不断发展,许多国内外的警察执法视频也在网上不断传播。但大家不难发现,相较于国外警察快速果断的使用警械武器处置,中国警察往往是赤手空拳的与犯罪嫌疑人扭打纠缠,甚至空手对付持有凶器的歹徒,轻则丢尽颜面,重则流血牺牲。在当今中国,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本文仅就警察徒手防卫控制理念的角度来探讨一下这个问题。

写在最前:勘误与补充

必威 3

必威 4纵观世界各国,警察在执法时遇到的抵抗行为是一样的,因为人的行为具有共性。不同之处就是对个别模棱两可的抵抗行为的归类上不一样。从理论上来说,警察根据违法犯罪行为的性质决定是否动用武力以及使用武力等级,因此香港警方将执法过程中遇到的抵抗分为以下六级:

在我国,在警校教学与新警培训中,都包括了警察徒手防卫与控制这一部分内容,抛开训练的时间强度不说,许多人,包括教官、警员与社会上的很多民众,对警察的武力使用理念都存在一些误解。首先,顾名思义,警察防卫控制包括了两个部分:一是防卫(包括对可能出现的徒手或是持械攻击进行自我防卫),二是控制。但我发现,许多人都认为,警察学习的应该是武术格斗,就像很多国内外宣传视频上的那些狂拽酷炫、空手夺刀夺枪的表演动作一样,各个都要变成一个打十个的叶问。然而,重要的事说三遍:警察防卫控制不是格斗!警察防卫控制不是格斗!警察防卫控制不是格斗!

很多热心朋友以及专业人士@可以用甚么名字对上一部分文章进行的勘误与补充,在这里深表感谢。

去年年初,84岁华裔老人在纽约曼哈顿百老汇大道步行穿越96街时,疑因闯红灯加上语言不通,与拦截开单的警察发生拉扯,随后被多名警察包围,遭警方暴打成伤,结果头破血流地被警方带离现场。事后老人的家属在纽约当地华裔组织准备起诉警方过度使用武力,对于外界质疑警方执法过当,纽约市长比尔·德布拉希奥表示此事件已交由警方内部调查,他本人还没有完全了解整个事件,所以不能发表任何评论。不过,市长希望老人能够尽快康复。再后来这位华裔老人被警方以拒捕,妨害治安和妨害行政等罪名正式起诉。

必威 5一级抵抗:心理威胁。具体表现为对警察的执法没有直接表现出抗拒,只是在对警察执法的态度上表现出抵触情绪,若有机会就很可能会采取逃脱的方法抗拒警察,使警察感觉到有实施具体抵抗行为的可能性。

在我国现行的警察防卫控制教学体系中,就徒手这部分而言,很大一部分是沿用了国内的军用格斗体系,教学中存在着大量的攻击拳法、腿法与摔法。但是,在警察实际执法过程中,这些攻击性的招数除了极端情况外是不可能使用的,尤其在当今中国对警察舆论不利的状况下。况且,没有经过长时间的专业训练,踢一个鞭腿自己先摔倒的搞笑场景是很普遍的。即便是算作擒拿的摔法,教的也往往是抱膝摔这类会对嫌疑人造成明显外伤的招式,对于警察日常的执法而言,其价值微乎其微。毕竟,军用格斗术讲究在战场上快速击倒乃至击杀对方,无需考虑对方的受伤状况,并且军人在军队中拥有大量训练时间来保证对这些需要基本功的招式进行掌握。相较而言,警察大部分时候需要的则是在面对消极抗法、暴力抗法的嫌疑人时,能在第一时间迅速的保护自己再采取下一步动作,或是能迅速的以外人看来不具有强烈攻击性的方式将其制服带离,并尽量控制伤害程度,绝非与对方撕扯纠缠在一块。

  • 首先是关于上一篇文章中刑事总部下辖的联络事务单位的补充,的确笔者在写作的时候也是把这部分作了省略简化。刑事总部下辖有联络事务科,其设有两个分组,一个是国际刑警组(即“国际刑警中国香港”在香港警队内的正式身份,也是与台湾警队的官方联络渠道),另外一个是联络事务组(负责和公安部十九局也就是国际合作局,以及其他往来密切的地方省市公安机关联系)。

  • 第二个是刑事调查体系介绍中的分区刑事调查队已经是被废除的编制了,目前港警各分区内的刑事案件和重大案件初步调查工作都是交由警区一级的刑事调查队负责的(这个是真的只有本地业内人士才会知道信息了,笔者手头的资料也是旧的)。

  • 第三个“O记”全称打少了“有”字的锅笔者不背,是编辑的。

  • 第四个是徐步高案件中关于外号“加菲”的冼家强的情况,尖沙咀案件时还是警员,是事后才晋升的。

  • 第五个是长期服务增薪点问题,这个是一直都有的,笔者的叙述会让人误以为是09年四月以后入职者才有。

  • 第六个是一个笔者写作过程中的失误,监警会的第二个案例写成了“监警会认为投诉警察课处理过重”,这个是重大失误,造成了误解,“无法追查”这一分类的含义是就是字面意义的没有证据可以查证,无法证实或证伪,这句话应当改为“监警会认为投诉警察课了结的结论分类有误”

  • 第七个问题是关于“监警会具备较强的专业素养”的争议,笔者也的确没有描述,主要由非警务、法律相关人士组成的监警会成员,对警务、执法程序可能存在不了解、不理解的情况,这可能会影响到最后定论的客观性。(不过另外一方面,有时候笔者在看些别的地区的相关案例时也会觉得,第三方局外人尽管不懂业务,但至少看问题的角度也值得参考,这也有利于修正一些观念。)

必威 6以美国有些州的警察武力使用规定为例,程度从低到高,警察可以根据被执法对象的行为选择的武力包括:

必威 7二级抵抗:口头不服从。行为人在语言上出现不服从警察的现象,对警察的命令不予理会或言辞激烈.试图激化矛盾,使警察处于被动地位。如警察请执法对象出示有效证件,对方拒绝并谩骂警察。

在经过一学期的训练交流之后,对于警察防卫与控制,我归纳出了一些自己的认识与训练理念。

这也是本系列文章的最后一部分,也算是最为难写的一个部分了,还会充斥一堆法律术语。香港地区的法律以及相关司法制度与笔者所熟悉国内同类体系相比差异过大,介绍时不可避免的会有疏漏;同时,警察职责权限的部分内容也属于香港警察的警务秘密,笔者手头也不可能搞到相关材料,因而只能用相对普适的原则来作推论,这也会导致本文这个部分的叙述有类似于社科领域科普文的观感,而且会夹杂一些理论化、学术化、个人化的不准确东西;此外,对于香港警察的“不祥事”以及所面临的各类问题挑战,本文的观点也仅仅是作者的一家之言,还请综合各方信息,客观、理性、平和的进行探讨。

显示权威(高喊“我是警察”、大声命令嫌疑人、掏出警械或武器,甚至拔枪指着嫌疑人)

必威 8三级抵抗:消极抵抗。消极抵抗指表现得不是非常积极的抵抗行为,即对警察的执法命令不完全反抗。但使用一些消极的身体行为被动地阻碍警察执法。暴力程度没有伤及警察和周围的人员。如警察执法中将嫌疑人员带离现场时,嫌疑人员并不主动离开现场。

对于防卫,我认为应该将其分为心理与技术两个方面。首先,心理上的戒备防卫是使用防卫技术的必要准备与前提,这包括了对执法对象危险性的判断、站位、安全距离的保持,对周围的情况的判断与对执法对象行为动作的警惕等等。接着,便是在遭到攻击时的技术防卫,包括了格挡、挣脱、躲避与控制距离。我认为,心理上的戒备防卫在一定程度上说甚至比技术更重要,因为我相信,即便是一个武术高手,也不可能在没有心理防备的情况挡住别人的一拳,况且绝大多数警察是没有任何武术基础的。在技巧上,我认为徒手防卫的目的主要在于抵挡或躲避对方的第一下攻击或是挣脱对方的束缚并迅速拉开一定的距离来制造拔出警械的空间与空头警告的时间。在训练中,我对社团同学最常说的一句话便是:“你是警察,干嘛要空着手去跟他们干,他们空手你们就用甩棍喷雾,他们拿刀你就拔枪啊。”既然法律给予了警察正当使用警械武器的权利,那我们就没有必要与对方空手进行纠缠,应该迅速根据情况使用相应的武力,毕竟身体是自己的,在这种情况下受一点伤都不值(当然如果你很有把握或者自认为是高手那么随意)。依据这个理念,加之一直习练传统武术,我在训练中更强调的是对距离的控制与移动,对对方各种抓手抓衣,抱腿抱身的解脱,对各种攻击的格挡与拉开距离,还有的就是各种身法的训练。

三.“服务为本,精益求精/We Serve with Pride and Care”——香港警队的职责权限与问题挑战

必威 9肢体接触(用手抓住嫌疑人的手腕或肩膀、用手铐将其铐住);肢体攻击(用格斗技巧扣住嫌疑人的脖子、将嫌疑人摁倒在地、用拳头或肘部击打嫌疑人身体);

必威 10四级抵抗:防卫性反抗。防卫性反抗是警察采取武力手段制止嫌疑人员的消极抵抗行为时,嫌疑人员采取进一步的抵抗,暴力程度可能造成警察及周围人员的轻度受伤。如警察使用武力手段将嫌疑人员带离现场,这时嫌疑人员向反方向发力,但未出现使用肢体或物体攻击警察的行为。

关于擒拿,很现实的说,在一对一的情况下,对于大部分警察而言只有在两种情况下可以实施:一是对方完全没有准备;二是相较于对方自己拥有绝对的力量压制。因为在受过足够的训练的前提下,进行擒拿的要点之一就是趁敌不备快速完成擒拿,如果被对方发觉的话,即便是一些妇女,在用力拉扯对抗时往往也能挣脱,这时候就需要用绝对的力量去进行压制。如果这两点达不到,就会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进不能制服,退害怕嫌疑人逃跑。因此,在训练中,除了通过实际对抗筛选实用的招式并进行大量的训练外,我们主要强调三点:一是尽量隐蔽接敌或迷惑对方,避免让对方有所戒备(例如被人抓住手时可以先将另一只手放在对方手臂上假装安慰讲道理然后突然反关节);二是能多人进行控制的时候绝不单独行动(在看美国的视频时最常见的就是一堆警察冲上去一起将一个人压倒在地进行控制);三是一旦擒拿失败,立刻拉开一定距离掏出警械并进行口头警告,以武力威慑其配合自己,必要时可使用警械使对方丧失反抗能力。

在系列文章的最后一部分,笔者要介绍的是香港地区的刑事司法制度以及警队的职责权限,并对香港警察现今所面临的问题与挑战作简要的叙述,同时也会有个人的一些看法。此外,笔者还会根据个人的知识储备量来科普小部分全世界共通的法律/警务基本规定。

必威 11物理攻击(使用非致命性的警械制服嫌疑人,比如用辣椒水喷雾器或警棍、泰瑟枪攻击嫌疑人的面部等);

必威 12五级抵抗:恶意攻击。恶意攻击就是使用肢体或物体对警察的身体实施攻击,或攻击其他在场的无辜人员。恶意攻击的行为可能是在警察执法中没有前兆直接出现的抵抗行为,也可能是由上一级抵抗行为进一步恶化出现的抵抗行为。其行为没有主观意图要造成警察或其他人员的重伤害,但却存在造成其重伤害的可能。

最后还要谈到的就是训练问题:就现在大部分的警校与新警培训而言,防卫控制课更多像是体验型的,就是走一个流程让大家知道一下这都有什么东西,然后让大家配合着试一下。如同武术一样,这些遇到情况时的反应与招式绝不是自己大概知道怎么样、试过几遍就可以在实战中使用出来的,而是要通过大量的训练与对抗来形成肌肉记忆,这才能保证在关键时刻可以“不经大脑思考”地迅速使用。除此之外,根据人类的遗忘曲线,定期的高强度 集中复训也是十分重要的。

香港的司法制度与刑事检控/诉讼体系简述

必威 13致命攻击(使用致命性武器向嫌疑人开火,比如用手枪或霰弹枪对准嫌疑人射击)。

必威 14六级抵抗:致命攻击。致命攻击是指行为人持枪、持刀、持爆炸物或持危险物等主观故意攻击警察或周围人,欲致人于死或重伤,以阻止警察执法。

结语:警察防卫控制这一块涉及的内容十分广泛,绝非三言两语可以讲完,以上这些是我对警察徒手防卫与控制一些很浅显的认识,文中存在的不足之处,敬请指教!最后,还是希望所有警务人员都可以增强自己的警务技战术意识与能力,以便在工作中更好的保护自己,毕竟只有保护好自己,才能更好的去打击违法犯罪,维护社会稳定!

要探讨一个地区的警察,就不能跳过这个地区的现行法律体系,特别是刑事法律体系,至于与社会管理相关的部分法律,笔者就放到后面的警权中加以介绍了。

必威 15相应的,这5个级别的武力,当然就对应了嫌疑人不同程度的反抗,大致可以用下表来说明:

必威 16由于警察执法过程中会遇到各种不配合或者抵抗,所以警察执法需要武力保障,警察必须拥有使用武力的权力,必须具备在必要时能够使用武力的能力。警察使用武力,包括徒手、警械、武器以及控制语言,是所有警察权中最为极端和严厉的强制手段,因此香港警方对应六种不同程度的抵抗行为,将警察武力分为五级:

1.法律制度与刑事检控/诉讼体系概述

必威 17

必威 18

香港特区法律制度遵循法治司法独立的精神,《基本法》是香港法律制度的宪制框架。由于“一国两制”,因此其法律制度以普通法为主,并由成文法为补充,与我们内地的法律制度完全不同。(简单的说,普通法其实就是海洋法系/英美法系,特色是判例法,即以个案判例来表现的法律规范。)

这个规则的核心,就是无论嫌疑人是否真的已经犯罪,或者不管说犯下的罪行轻重,只看你是否违抗了现场警察的处置,以及对警察、对其他周边的人的威胁程度高低,警察就有权决定使用什么程度的武力来解决问题。

一级警察武力:警察使用语言指示。一级警察武力的使用要求警察在面对心存抵抗情绪的行为人时,首先要保持警惕,注意观察行为人及周围环境,使用语言让其配合警察执法,同时保持站位控制和一定的安全距离。

必威 19

必威 20好了,说到这里,大家应该都明白之前那个案例中的闯了红灯又不服从警察命令的华裔老人为什么会被随后赶来的警察强制约束并被起诉了吧。因为其不懂警务中的警察武力使用规则,在警察执法过程中动手拉扯推搡了警察,很可能就被视为侵犯警察的执法权,达到了可以使用“肢体攻击”或“物理攻击”的标准,所以不懂警务难免会引发误会。

必威 21二级警察武力:语言控制。要求若警察执法遇到行为人有言语抵抗时,首先要保持冷静,通过使用警告等告知其行为的后果,同时身体保持戒备状态,以警察的威慑力控制对方。

(1月14日,香港举行2019年法律年度开启典礼,香港特区政府律政司司长郑若骅发表演讲。 香港中通社图片)

必威 22

必威 23三级警察武力:徒手控制。徒手控制分温和徒手控制和强硬徒手控制两种。警察执法若遇到行为人消极抵抗时,宜用温和控制手段,如压点控制,限制其行动自由.确保执法的顺利进行。强硬徒手控制是警察在执法中遇到防御性反抗行为时,用拳、拿、踢或倒地等技术进行控制。强硬性徒手控制是警察判定行为人的防御性反抗行为可能造成警察或他人轻微伤害时使用。

首先是审判权层面:根据法律规定,香港的法院负责本港的司法工作,在履行司法职责时不受政府的行政和立法机关干预的,聆讯一切检控案件及民事诉讼。其由终审法院、高等法院、竞争事务审裁处、区域法院、土地审裁处、裁判法院、死因裁判法庭、劳资审裁处、小额钱债审裁处和淫亵物品审裁处组成。

必威 24四级警察武力:中级武器使用。中级武器使用分温和式武器使用和强硬式武器使用两种。温和式武器使用用于制止行为人的防御性抵抗行为。当行为人的防御性抵抗行为可能对警察或他人造成一定伤害时,警察可使用武器进行控制,如用警棍进行击打等。强硬式武器使用是指用催泪化学剂溶液喷射器、胡椒喷雾器等武器制止行为人的恶意攻击,防止其对警察或他人造成更大的伤害。

此外,香港也根据《基本法》保留了陪审团制度,在裁决非常严重的刑事罪案(如谋杀、过失杀人、强奸、持械抢劫和某些毒品案件),均由原讼法庭法官会同陪审团进行审讯。被告是否有罪由陪审团来决定,法官会呼吁陪审团在裁决时追求一致意见,但陪审团也可按5VS 2或7VS 2的多数票决形式作出最后的裁决。此外,某些死因研讯案件也必须由死因裁判官会同陪审团进行研讯。

必威 25五级警察武力:致命武器的使用。致命武器的使用主要是指用警用枪械来制止行为人的致命攻击致命武器的使用包括三种情况:用于保护自己和他人免受生命威胁或严重伤害:判定有人犯了严重暴力罪行而需加以拘捕或拘捕任何在犯该等罪行后企图拒捕的疑犯;平息骚动或暴乱。

必威 26

必威 27综上,香港警方对警察武力的使用有较科学、合理的分级和严格的界限规定.对警察执法中可能遇到的抵抗行为做了较细致的分级,在每一级警察武力使用中规定了详细的武力手段的使用,并由相关法规来保障,确保了香港警察能够适度、适法和正当的使用警察武力。所以在香港发生的三名警察硬挑百余骚乱人员的事也就顺理成章了。

第二是检察权层面:主管律政司的律政司司长来负责香港的一切检控工作,所属的律政司主管刑事检察工作,不受任何干涉。律政司司长不参与刑事案件的侦查工作,而他决定检控政策时,也是独立且不受政府与审讯案件的法庭影响的。而一些经常发生的轻微违例案件,则会由执法机关根据律政司司长发出的既定准则处理;涉及简单案件的简易层次检控工作 则大多由警方或其他调查机关处理。

港方使用武力的层次会根据对方的抵抗层次而调整。

这种理念是国际大部份执法者和司法认同,内裏包含何为“合理武力”。

这是香港警务技能的一个重要环节,要半天的课程。

必威 28

必威 29

在实际工作中,具体负责于审讯中代表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进行检控和处理上诉的,是律政司下的刑事检控科。其最重要的工作便是作出检控决定,包括是否提出检控、控罪的内容以及选定审讯法庭。科内的律师向执法机关就有关事宜提供法律意见,并负责出庭检控,以处理大部分的刑事上诉案件。

必威 30

三是侦查权层面:这里主要指的就是逮捕权以及其他案件侦查工作。当然,在香港拥有逮捕权的执法机关不只是文章的主角警队,包括廉政公署、海关、入境处等等部门也都有法律所授予的逮捕权。但在逮捕前必须根据规定程序向裁判法院申请拘捕令或逮捕令,当然,法律也会给逮捕权一定的弹性及自由裁量,诸如《警队条例》第50条

警务人员拘捕任何他合理地相信会被控以下罪行的人,或拘捕 任何他合理地怀疑犯了以下罪行的人,乃属合法,罪行包括任何由 法律订定判处的罪行;或有人 可被判处监禁 的罪行;或任何罪行如该警务人员觉得将传票送达并非切实可行或 他合理地怀疑可被递解出香港以外的任何人。

必威 31


2.香港地区的其他刑事相关事项

香港地区的刑事法律体系中,贯穿一切的根本原则便是行使无罪推定原则来对待嫌疑人,在这个大原则的基础上,制订了一系列有关刑事责任、刑罚类型以及检控聆讯程序的具体规定。

首先是香港地区的刑事责任概念以及刑罚种类:

香港法律规定,刑事责任犯罪行为犯罪意图两者构成,类似于大陆的四要件说中的犯罪的客观方面与主观方面。同时,香港法律中也有被称为“严格法律责任罪行”的概念,即犯罪者不需有犯罪故意只要有犯罪行为,便要负相应的刑事责任。

必威 32

对于一个成年人来说,在香港,死刑已经被废除了,因此监禁是最严厉的刑罚;法庭也可下令暂缓一到三年执行,这便是缓刑;法庭也可将犯人定罪后,考虑其他各方面因素,进而有条件或无条件释放;香港还有一种签保守行为的预防措施,即签保守行为的人须透过担保方式,承诺保持行为良好及遵守法纪,担保期不超过三年。

此外,香港还有社会服务令戒毒所令感化令(受感化的人需要保持行为良好,并与感化官保持联络)、罚款补偿令复还令、没收吊销驾驶执照、取消担任公司董事资格以及医院令等刑罚选项。

第二是刑事责任的年龄问题:

根据香港法例中的《少年犯条例》第3条,10岁以下的儿童毋须负上任何刑事责任;而任何10至13岁的儿童都不得被判处监禁14至15岁的少年人如有任何其他适当的处理或惩罚方法亦不得被判处监禁。此外,《刑事诉讼条例》也规定,除非法庭认为没有其他更适合的判刑方法否则便不应对16至20岁的少年犯判处监禁(某些罪行例外,包括误杀、行劫、猥亵侵犯及其他严重罪行)。

必威 33

对于少年犯的判刑选择如下:

  • 一是进入劳教中心,只适用于14至24岁的男性犯人,主要严格纪律及劳动工作,提醒他们不可再犯(劳教中心令不适用于曾被判监或判入教导所的犯人);

  • 二是教导所,针对14至20岁的男性及女性犯人,教导所着重协助犯人改过自新并提供职业培训;

  • 三是更生中心,是另一个针对14至20岁犯人的新刑罚,适合被判处短期羁留,但不适合被判入劳教中心或教导所的情况;

  • 四是感化院,其为10至15岁的男性犯人而设,通过社会工作及训练而令罪犯改过自新;

  • 五是羁留院,其是为 10至15岁的男性及女性犯人而设,透过短期羁留令犯人改过自新,并重新建立有规律的生活模式;

  • 六是针对少年犯之家长或监护人的命令,即凡有10至15岁的少年被控告,其家长或监护人亦可能会被强制陪同出庭。

还有部分刑罚选择,则参考之前介绍的成年人的刑罚。(内地要学的不是前面的年龄规定,毕竟没那么多刚出生就会单推虚拟主播的DD,真正要学习参考的是后面的各类社会矫正与再社会化的措施制度

必威 34

第三是简易程序罪行与可公诉罪行:限于篇幅,这里不详细介绍香港的法庭聆讯以及不同管辖范围的法庭的相关内容,仅单独介绍简易程序罪行可公诉罪行

简易程序罪行指的是严重性较低的罪行,类似于西方国家的轻罪概念,简易程序罪行只能在裁判法院审理,包括乱抛垃圾、过失驾驶、噪音扰民、公众场所行为不检点以及冒充公职人员等。其起诉期限通常为事件发生后的6个月内。

可公诉罪行则是较严重的罪行,类似于西方国家的重罪概念,如控罪的法例条文中包含“一经公诉程序”或“循公诉程序”的说明,那么就是可公诉罪行,多数的可公诉罪行可于裁判法院、区域法院或高等法院原讼法庭审理,其就没有特定起诉期限了。


香港警察的警权

警权是什么?能否给警权一个明确的定义?这个是很难的,而且本身不同法律流派就有不同的解读。但总的来说,各个国家、各类法律体系中,对于警察权力都认为是带有行政权属性,海洋法系中的警察权相对较小,大陆法系中的警察权相对较大,行政色彩更浓。无论如何,无论大小,警权都是一种强制力量,能限制个体的人身自由,并作为一种“必要之恶”,维护社会治安秩序,预防、制止和惩治各类违法犯罪活动;同时,警权又在社会公民眼中被看作是随时可能会苏醒的“利维坦”,从而被放到“恶”的一面。

另外一个更让人困惑的问题就是警察的角色,究竟是控制犯罪的“暴力”执行者,还是所谓的社会服务提供者,毕竟警队高层喜欢提“服务”,而基层人员则更喜欢将自己视为打击犯罪的执法者。英国的警察研究学者罗伯特·雷纳在其《警察与政治》一书中,就认为警察的角色实际上并不能简单的被视为“暴力”与“服务”的二分法,既非单纯的社会服务也非单纯的法律执行,而是维持秩序,以各种方式去解决冲突而非总是正式的执行法律(说的不准确一些,就是采用各种方式 “搞定”矛盾冲突)。

必威 35

本文由必威发布于必威-军事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警察防卫控制不是格斗必威,对上一部分文章进

关键词:

上一篇:我把子弹放在铁管里用汽枪打子弹引火冒,大一

下一篇:警察防卫控制不是格斗,公安部要求各地公安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