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威 > 必威-军事历史 > 排除规则的固有价值对保障权利法案的具体规定

原标题:排除规则的固有价值对保障权利法案的具体规定

浏览次数:165 时间:2019-09-12

收到过一些读者要求,想要深入了解美国警察的执法原则和背景内容。然而饶是本站虽然涉猎警务实战却并非警察专业的人员,这个命题看似简单,却绝非三言两语就能解释清楚,我们也并非最佳人选也着实没有这个能力。只能网罗一些优秀文章,以飨诸君。本文发表于2004年,是我们发现的相当有价值的一篇学术类专题文章,故此推荐。

图片 1

作者:任东来

在美国最高法院的历史上,充满了面临司法难题经过深思熟虑恰当而精彩地解释宪法条文,从而使重大案件迎刃而解的事例。这样的例子为人们津津乐道,载入教科书,作为往后同类案件的可遵循范例。

陈邦达

本站导读:

收到过一些读者要求,想要深入了解美国警察的执法原则和背景内容。然而饶是本站虽然涉猎警务实战却并非警察专业的人员,这个命题看似简单,却绝非三言两语就能解释清楚,我们也并非最佳人选也着实没有这个能力。只能网罗一些优秀文章,以飨诸君。本文发表于2004年,是我们发现的相当有价值的一篇学术类专题文章,故此推荐。

现代警察是一项涉及到诸多自然科学、社会科学内容的复杂系统工程。在有些观念里,“警察是社会医生”,但我们也能看到,“警察并不能做社会的医生”或者说警察只能“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美国警察和美国政府在现代警务方面投入了大量资源和实践,获得了一些非常宝贵的经验教训。在美国警务现代化的过程中,必定要提到的变化就是三大案:1,米兰达诉亚利桑那州(Miranda vs. Arizona,1966)/米兰达警告;2,马菩诉俄亥俄州 /排除规则;3,泰瑞诉俄亥俄州 /滞留与搜拍。

当代警察的权力范围,其限度和责任是执法争议的重点,这三个案例可以说是矛盾的焦点。但请注意,这三个案例并不是孤立的安检,更不是全部的案例。类似的案件早已有之,只是到了这几个案子才真正引发了全社会的大讨论。这三个案例是促成今天美国警察执法原则和手段的直接因素,而且相对应的几项规定也是在尘埃落定之后才付诸实施,并不是一蹴而就的。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这些经验,与我们定然有参考的价值。

图片发自简书作者:程英俊

被各种渠道推荐过好多次的书,由25个小故事组成的美国宪政法制案例集,出差的时候在路上读起来甚是愉快。书写的非常通俗易懂,讲到的25个司法大案,大部分是我曾经了解到过的,这次通过系统的阅读,更进一步加深了印象。

图片 2

图片 3


  “你有权保持沉默!”——这句话叫米兰达警告,是英美法系的一个标志性警告语。

读完书在写笔记的时候,得知作者任东来教授已于2013年5月2日病逝,享年52岁,英年早逝,另我无比错愕,也让我觉得非常荣幸能读到任东来教授的作品,顿觉自己几分责任在身。

《风暴眼:美国政治中的最高法院》[美]戴维·M. 奥布赖恩著胡晓进译 上海人民出版社2010年1月第一版

□美国非法证据排除规则主要以保障公民第四修正案的宪法性权利为逻辑起点,并通过联邦最高法院的判例确立起非法证据排除规则的解释路径和基本体系。

图片 4

  熟悉美国警匪片的朋友们,对警察向犯罪嫌疑人说出的第一句话都耳熟能详:“你有权保持沉默。如果你不保持沉默,那么你所说的一切都能够用来在法庭作为控告你的证据。你有权在受审时请律师在一旁咨询。如果你付不起律师费的话,法庭会为你免费提供律师。你是否完全了解你的上述权利?”这句话就是著名的“米兰达警告”,也称“米兰达告诫”,即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在被讯问时,有保持沉默和拒绝回答的权利。这一告诫的形成,缘于美国的一个案例。

书中有一个案例是关于《美国政府为何总跟微软过不去?——美国诉微软案(2001)》,提到美国政府对于微软违反反垄断法时候处理的困境,刚好前几天参加张维迎的讲座,提到在奥派的经济学观点中,垄断其实并不构成问题,我粗浅的分析是:在IT时代,软件的边际成本极低,因而微软并没有利用垄断去赚取超高的利润(因为本来就有高额利润),在互联网时代,传播的边际成本极低,因而Google、微信并没有利用垄断去阻碍创新(因为创新已经无法被阻碍),正是因为这些特质,让当前时代的IT互联网企业并没有利用其垄断的身份过多的做恶,而传统行业中的垄断是否会产生因高额利润而出现的过分不公,因阻碍创新而产生的滞后,尚无法分析。

发展中国家在实现政治现代化的过程中,一个难题或者痼疾是有宪法而无宪政,这一点由中国自辛亥革命以来的近现代史所证明。产生此种毛病的原因有多种而且深沉,涉及历史、传统、社会、文化诸方面,解决起来也决无一蹴而就的可能。当我们的目光转向世界各国寻求借鉴时,可以看到美国最高法院的设置、功能以及最高法院大法官们的思路和判决对我们有较大的启发。了解和研究美国最高法院的历史和运转机制应当是中国法学界甚至知识界的一大课题。

□非法证据排除规则的主要目的,在于让警察违反第四修正案的侦查取证丧失任何利益来实现“保护第四修正案生命力”之目的。排除规则的固有价值对保障权利法案的具体规定有重要作用。

应因近年中国学者对程序法和宪政的高度关注,本文简要讨论普通法系和大陆法系之间的重要区别,然后介绍六十年代美国最高法院有关警察执法的三大案例并讨论这些案例引发的争论,以及这些案例对警察执法的影响。

  事情是这样的:米兰达是一个青年,他在1963年被亚利桑那凤凰城警方以绑架和强奸一个18岁弱智少女罪名逮捕。他在警察局接受了两小时的讯问后,签下一份坦白文件。但是事后,他又说并不知道“宪法第五修正案”赋予了他沉默的权利。也就是说,米兰达不知道自己有沉默权,也不知道自己有取得律师帮助的权利,而警察也没有告诉过他。他的律师在法庭上抗议说,根据宪法,米兰达的坦白不可以作为对所犯罪行供认不讳的证据。虽然宪法修正案已经存在了近200年,直到上世纪60年代初,美国司法一直沿用历史上传下来的原则:要是嫌犯“自愿”作出的坦白,就可以递交法庭作为证据。并不强调警察必须告知嫌犯他有什么样的权利。“自愿”而不是强迫,是那个时候惟一的标准。所以,米兰达的坦白还是作为主要证据,在法庭上将他定了罪。他被判了20年监禁。他以自己“没有被告知权利”作为理由,一路上诉到联邦最高法院,接受最高法院的复审。

书中提到:案例法的一个特点是律师(当事人)可以参与立法,这个是大陆法系所没有的特点。确实如此,在当事人和法官,律师和法官沟通的过程中,所产生的每一个判案,都在产生新的法律,相当于每个参与其中的人都参与了立法,案例法人人都可以参与的情况,是动态的,而以动态分析为基础的法律,其目标是为了更加的接近现实,而且确实也更加接近。

可能是因为实现宪政已经是我们无法回避的课题,可能是因为解释宪法和对现存法律法规的违宪审查已经具有刻不容缓的紧迫性,近来谈论美国最高法院的文章不断见诸报刊,而有关书籍也是一本接一本地出版。我最近就一口气连接读了四本,它们是:2010年出版的《风暴眼:美国政治中的最高法院》、《九人:美国最高法院风云》、《大法官说了算》,以及2009年出版的《最高法院的兄弟们:美国联邦最高法院要案审理纪实》。

美国非法证据排除规则主要以保障公民第四修正案的宪法性权利为逻辑起点,并通过联邦最高法院的判例确立起非法证据排除规则的解释路径和基本体系。美国非法证据排除规则通过大量经典判例不断总结成型,考察美国非法证据排除规则的理论、体系与经典判例,有利于我们准确比较和借鉴美国的非法证据排除规则,从而为我国非法证据排除规则的完善提供他山之石。

本文由必威发布于必威-军事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排除规则的固有价值对保障权利法案的具体规定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