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威 > 必威-军事历史 > 我们更需要思考应对美军介入南海的,美军能够

原标题:我们更需要思考应对美军介入南海的,美军能够

浏览次数:171 时间:2019-12-06

图片 1

图片 2

5月10日,美国海军“阿利·伯克”级导弹驱逐舰“劳伦斯”号驶入我永暑礁12海里范围内执行所谓的“航行自由”任务。这是2015年10月以来,美国在南海进行的第3次巡航,也是今年的第2次。

  5月10日,美国“劳伦斯”号驱逐舰未经中国政府允许,非法进入中国南沙群岛永暑礁12海里内航行。中方依法对美方舰艇实施了监视、跟踪和警告,国防部发言人罕见地公布了中方应对细节,与前两次相比,无论是现场处置还是媒体应对,能力、速度都有了明显提升。

经内部数月的激烈争论,奥巴马政府终于决定在南海实施“航行自由行动”。2015年10月27日,美海军“拉森”号伯克级驱逐舰闯入中国南沙群岛渚碧礁、美济礁12海里。五角大楼还宣称,美军预计每季度开展两次所谓的“自由航行”行动,其中一次将进入南沙岛链内。一时间舆论哗然。美国介入南海之意如“司马昭之心”,这是一场和平时期以外交和法律为主要目的的军事行动,其盘算或为测试中国政府与军队的心理底线,或为窥探中国军队在南海的防御能力,或为干扰中国岛礁建设进程,甚至可能是逼中国军队犯错,从而在外交和法律上失分。

近日多家媒体报道:美国政府将下令派遣军舰在中国南海的部分岛礁附近巡逻,以展示“捍卫航行自由的意愿”。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10月14日指出:“一些国家最近在南海地区频频炫耀武力,这才是推动南海‘军事化’的最大因素,中方对此表示严重关切。”航行自由不意味着“挑衅自由”,而蓄意进入别国领海就是赤裸裸的挑衅行为。

此前,美军“拉森”号和“威尔伯”号导弹驱逐舰分别驶入我南沙部分岛礁和西沙中建岛附近海域,美军飞机也曾多次进入我南沙部分岛礁和黄岩岛附近空域巡逻。美国为其行动贴的标签都是维护南海“航行自由”,始终宣称其军用舰机的行为都是“航行自由”的应有之义。

  美军驱逐舰实施这次闯岛行动之际,中国海军的合肥舰编队正在南沙渚碧礁附近海域进行巡逻演习,美军选择的是据此有200海里之遥的永署礁,显然是在避开什么。

本文认为,除去外交和法律外,我们更需要思考应对美军介入南海的“硬实力”,即如何确保在南海打胜仗的问题。所谓“善战方能不战”,中国应根据南海冲突“参与者”的情况及可能的冲突想定,做好制海权争夺与岛礁争夺两种作战准备,全力打造以南海为机动空间的强大空海一体作战体系。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面对美舰的挑衅行为,中国军队不可能不做出回应。那么,如何回应、如何反制则是摆在中国军队面前的一个紧要问题。笔者以为,反制美舰挑衅必须在战略上藐视它,在战术上重视它。

人们不禁要问,难道美国真的是为了维护南海航行自由?在其“航行自由”的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据统计,最近一段时间,对中方的南海立场公开表示支持的国家已达约40个。国际舆论普遍认为,中方的立场正在得到越来越多国家的理解和支持,中国在军事和外交上占据主动。

一、“航行自由”缘于对制海权的焦虑

为什么要在战略上藐视它?从政治上看,美军的挑衅行为缺乏广泛的政治基础。渴望和平、反对战争是包括美国人民在内的各国人民的普遍意愿。近些年,美国以反恐为名先后在阿富汗、伊拉克等国发动了大规模的侵略战争,引起了全世界爱好和平力量的一致反对,也激起了美国国内普通民众的强烈抗议。当年,正因为奥巴马承诺停止在阿富汗和伊拉克的军事行动并尽快撤军,所以才获得了总统选战的最后胜利。而中国一贯高举和平与合作的旗帜,倡导安全新理念,坚持以合作谋和平,以合作促安全,赢得了世界各国的普遍赞誉。美国挑战中国领海主权的行为必然不得人心,中国军队捍卫领海主权的行动必然得道多助。从经济上看,美军的挑衅行为缺乏有力的经济支撑。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以后经济一蹶不振,近年来虽然缓慢复苏,但这种复苏相当脆弱。脆弱的美国经济支撑国防预算已经捉襟见肘。而中国经济,虽然面临很大的下行压力,但其增长速度依然名列世界前茅,强劲的中国经济有力地支撑了中国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建设。这一点,在今年9月3日中国纪念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的阅兵上已经显现。从军事上看,美军的挑衅行为缺乏足够的军事资源。美军拥有任何国家都不具备的足够的打击力量和投送能力,但这些力量目前分散在伊拉克、阿富汗、叙利亚以及乌克兰等多个地方,美军能够投送到中国南海的军事资源相当有限。而中国,目前没有在国土之外用兵的军队,如若发生战事,能够迅速举全国之军力。因此,无论从政治上、经济上还是军事上分析,美军在中国南海与中国军队爆发武装冲突甚至局部战争的决心和意志都难以坚定。美军到中国南海撩拨一番,无非是彰显存在,为其摇摇欲坠的“重返亚太”战略打一剂强心针而已。所以我们在战略上虽不能无视它,但完全可以藐视它!

1、南海航行自由从来没有今后也不会有问题,美国讲的所谓维护南海“航行自由”是个伪命题

  中方依法监视、跟踪和警告驱离美舰

面对美军实施“航行自由”行动,中方认为,南海区域并不存在“航行自由”问题——“中国是海上通道安全最大的利益相关方,海上通道的畅通与安全,最符合中国的利益。”,国内媒体常常将此举解读为美国以“航行自由”为借口损害他国主权的霸权主义行径。

在战略上藐视它,不等于我们在战术上轻视它。二战以来,美国一直在海外用兵。先是入侵朝鲜、越南,后又与苏联争霸。苏联解体后,美军又连续发动了海湾战争、科索沃战争、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等一系列战争。可以说,美军一直在战争中学习战争,其作战能力和战斗素养不容轻视。因此,美军若来南海挑衅,中国军队在战术应对上必须高度重视。首先要有周详的应对方案。要区分美军是偶尔出现做做样子,还是误判形势反复挑衅,做好各种情况下的应对预案。其次要调集精锐兵力。能战方能止战。尽管笔者分析认为,美军全面升级危机挑起战事的可能性不大,但中国军队依然要做好打的准备。在兵力使用上,不仅要选用海上精兵强将,还应调集其他军兵种的精锐部队,做好万全准备。再次要加强外交和舆论斗争。军事从来都是为政治服务的。美军的挑衅行动,从本质上看就是一场政治外交和舆论斗争。为此,我们应充分动员国家的外交和舆论力量,与军队一道打好这场政治仗、外交仗、舆论仗。

南海位于太平洋与印度洋、亚洲与大洋洲间的十字路口,东北部经巴士海峡、巴林塘海峡等众多海峡和水道与太平洋相沟通,东南经民都洛海峡、巴拉巴克海峡与苏禄海相接,南面经卡里马塔海峡及加斯帕海峡与爪哇海相邻,西南经马六甲海峡与印度洋相通,自古以来就是重要的海上走廊。

  美国国防部于10日再次派遣一艘军舰进入南海,此次派出的军舰为“劳伦斯”号导弹驱逐舰,据美方透露,“劳伦斯”号在永暑礁12海里内航行。美媒指出,此次“挑衅”行动标志着美国在不到一年内,进行的第三次所谓的“航行自由”行动。

这种意识形态解读的依据,是过去十多年美军舰机针对32个国家和地区进行的100余次“航行自由”行动。有些国家和地区,因为军事力量薄弱,受到美军舰机挑战时,可能无法发现,更不用说进行抗衡了。而有些国家和地区,因为需要美国援助,很少对这种挑衅做出有力反应。即便日本和菲律宾这样的盟国,也被美军舰机多次不打招呼地侵入其领海甚至内水。日菲也只能忍气吞声。

毛泽东曾在《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是不是真老虎的问题》文章中指出:“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也有两重性,它们是真老虎,又是纸老虎。”面对美军这只貌似真老虎的纸老虎,我们只要做到了在战略上藐视它们、在战术上重视它们,就一定会取得这场反制斗争的最后胜利。

特别是地理大发现后,随着全球化进程的不断加快,南海通道的战略价值日益凸显,船舶昼夜穿梭,航线日渐密布。

  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在10日的记者会上答记者问时证实,5月10日,美国“劳伦斯”号驱逐舰未经中国政府允许,非法进入中国南沙群岛有关岛礁邻近海域,中方有关部门依法对美方舰艇实施了监视、跟踪和警告。美方军舰有关行为威胁中国主权,危及岛礁人员及设施安全,损害地区和平稳定。中方坚决反对美方这一行为,继续采取必要措施维护主权和安全。

事实上,美国海军“拉森”号驱逐舰以“无害通过”为名进入渚碧礁、美济礁12海里,是其战略忧虑的一种具体体现。美国推出“亚太再平衡”战略后,就依托地区盟国,深度介入南海问题。一时间,南海形势风云诡谲。以黄岩岛事件为例,中国维护南海岛礁主权面临全新挑战。为了夯实经略南海的战略基础,中国在现控岛礁上展开了大规模的建设工程,这使美国海军感觉到其南海控制权可能面临重大威胁。正如今年兰德公司《中美军事记分卡:兵力、地理以及不断变化的力量平衡1996-2017》报告中指出的一样:“在南沙群岛作战想定中,趋势线也正背离美军……到2017年,美国将在5个领域保持优势,在4个领域与中国势均力敌。”——其传统优势正在逐渐丧失。

远在秦汉时代,我国已经有了大规模的远洋航海通商和渔业生产活动,南海已成为我国重要的海上航路。从此,中国人民频繁航行于南海之上,穿越南海诸岛,最早发现了这些岛屿礁滩,并予以命名。

  据国防部网站消息,美国海军“劳伦斯”号驱逐舰非法进入中国南沙群岛有关岛礁邻近海域后。中国军队当即采取应对行动,海军航空兵2架歼-11战斗机、1架运-8警戒机紧急升空,赴相关海域巡逻警戒,“广州”号导弹驱逐舰、“绵阳”号导弹护卫舰和“临汾”号护卫舰迅即对美军舰进行识别查证,并予以警告驱离。

根据传统的西方制海权理论,海上力量的核心价值即确保制海权,即保证己方能够自由运用该海域,同时阻碍对方自由运用该海域。近百年以来,美国的海洋安全战略一直视制海权为根本——“保护海权,美国的生存之道”(参见美国海军2007年版《21世纪海上力量合作战略》)。冷战结束之后,美国即宣布要控制全世界16处海上咽喉(参见《美国海军宣布要控制的16个海上咽喉航道》,“现代军事”杂志1998年第2期。)。对美国而言,掌握制海权即掌控了全球贸易的生命线,掌控了全球经济乃至政治博弈的战略主动权。长期以来,美国依托西太平洋第一岛链上的诸多海空军基地保持对巴士海峡、马六甲海峡等实施绝对控制。由于包括中国在内的南海周边各国海空军力量长期孱弱,对南海的控制不存在任何问题。美国侦察机长期进入南海活动即是明证。然而进入21世纪以来,随着中国海空军力量的迅猛发展,美军的行动不那么自由了。自2001年中美南海撞机事件起,中美舰机在南海发生多次对峙事件,引发一系列外交争锋。根据目前公开报道,中国在南沙多个岛礁上展开大规模基础建设,将形成据有深水港和长距离跑道的人工海空军基地。从军事角度来看,这些岛礁既可以成为情报、监视与侦察的基站,成为实现南海态势对中国单向透明的永久性平台;也可以成为攻防兼备的作战节点,从而形成掌握南海全域的作战网络。美军面对这种前景,几乎绝无“安全感”可言。这是美国在“航行自由”计划对华态度如此强硬的根本原因。

长期以来,中国和南海沿岸国均致力于通过合作维护南海的航行和飞越自由,尽到了应尽的义务。实际上,各国行使航行和飞越自由、各国船舶经过南海从没发生过问题。

  美军舰机的挑衅活动,暴露了美方妄图搞乱地区局势,从中渔利的用心,再次证明了中方在南沙有关岛礁进行防御设施的建设完全合理,很有必要。

二、未来可能的南海冲突与美军的介入能力

尽管20世纪中期以来,随着勘探出南海蕴藏着丰富的海底石油天然气资源,周边一些国家先后侵占了我南沙部分岛礁、单方面划设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形成了所谓的南海争端,但南海的航行自由依然没有出现任何问题,根本不存在美国所谓影响航行自由的问题。

  驱逐闯永暑礁美舰的6大杀器

海洋资源能源、海上贸易通道两大价值,已经使南海成为无可争议的全球热点。此外,中国崛起这个新世纪最重大的地缘战略事件,必然推动南海地区秩序的调整甚至重建。因海洋利益而产生的南海岛礁主权争端,与中美战略博弈交织在一起,使得未来可能发生的南海冲突空前复杂。美军必然是其中重要的角色。那么,未来可能的南海冲突会是怎样的形态?美军介入的能力如何呢?

图片 3

  中国军队对美军舰进行警告驱离的消息发布后不久,“3架战机、3艘军舰”的字眼纷纷出现在各网站的标题上,这些装备引起军迷关注并称之为“六大杀器”。

本文认为,未来的南海冲突将以岛礁争端为焦点,可能会出现两种作战样式。一是以夺取和控制南海岛礁为目的的两栖作战,二是作为两栖作战前提的制空权和制海权争夺战。就前者而言,美军介入应该是以提供装备后勤为主的简单行动;而就后者而言,美军可能与中国军队“针锋相对”。很显然,美军掌控南海制海权的关键,是阻止中国夺取南海地区的绝对控制权。那么区域制空权和制海权争夺战将具有决定意义。美军对制海权的战略焦虑,实际上是对其介入能力不自信的表现。

2013年4月18日,美国第一艘濒海战斗舰“自由”号驶入新加坡樟宜军港。

  歼-11战斗机 歼-11的确脱胎于苏-27。它是远程、重型、高机动第三代战斗机,主要担负夺取制空权、遂行防空作战任务,留空时间长、作战半径大,具有超视距空战、近距格斗和对地攻击等多种作战能力。据《解放军报》去年12月17日报道,歼-11战机当年改装当年形成战斗力。

美国海军近20多年来的文献多次谈及其“距离困境”问题——实现海外战略目标常常要跨越浩瀚的大洋,依托同盟国提供的前沿军事基地。南海恰恰是这样一个遥远的地区。且不论美国本土,就连美军在日本、韩国的军事基地,距这里都有数千公里。例如,与目前南沙中业岛的距离,日本冲绳是2200公里;韩国乌山是3170公里;日本横田是3700公里;关岛安德森是3330公里。相比之下,南海诸群岛中,西沙群岛距海南三亚仅330公里;南沙群岛距海南虽近1000公里,而且随着南沙诸岛礁军事建设的推进,这种相对的距离劣势很快烟消云散。进入新世纪以来,中国军队不仅逐步发展出适合远洋作战的海军舰船和性能先进的作战飞机,而且以“东风-21C”导弹和“东海-10”巡航导弹为代表,形成了强大的陆基远程打击能力。尽管美军在西太平洋第一岛链仍然有令人生畏的远程打击兵力,但其基地的绝对安全已经受到了重大挑战,力量投送的有效性必然会大打折扣。

近年来,中国政府对南沙部分驻守岛礁进行了相关建设和设施维护,主要是为了完善岛礁的相关功能,改善驻守人员的工作和生活条件,更好地维护国家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更好地履行中方在海上搜寻与救助、防灾减灾、海洋科研、气象观察、环境保护、航行安全、渔业生产服务等方面承担的国际责任和义务。

  运-8警戒机 运-8海上警戒机最显著的特征,在于其机头有一个明显的“大鼻子”——搜索雷达整流罩。据报道,运-8警戒机的雷达拥有反潜和反舰两种模式,能探测纵深320公里、宽640公里的区域。国防大学教授李莉认为,海上警戒机让中国海军的作战行动与能力从平面转为立体。

从历史来看,美军在南海的地理劣势似乎源于20世纪90年代的“撤退”。 1992年11月24日,美军从菲律宾苏比克海军基地和克拉克空军基地全部撤走,使其在距离南海最近的地方缺乏“坚实的力量存在”。时至今日,美军在菲律宾并没有远程打击兵力,即使在新加坡,也只是“轮值”部署了濒海战斗舰这样的轻快兵力而已。因此,美国防务界提出,应当加强与菲律宾、越南的政治与军事合作,以便在战时能够使用这些国家的军事基地,并逐步发展与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等国之间的军事合作。这将为美国拥有更大的战略纵深,同时使美军在未来可能发生的冲突中拥有更多的选择。南海一旦有事,美海军第7、3、5舰队均会成为直接参战力量。

有关建设不影响也不针对任何国家,而且这些岛礁都远离国际航道,完全不存在影响航行自由的问题。最近,一批为国际社会提供公益服务的灯塔、自动气象站、海洋观测中心、海洋科研设施等项目建设正顺利开展。5个用于航行安全的灯塔已建成,其中4个已正式启用。

  “广州”号导弹驱逐舰 该舰长154米,宽16米,满载排水量5850吨,是具有防空、反潜、反舰、具备舰队区域防空能力的多用途驱逐舰。2004年入列,主要使命任务包括单舰或与海军其他兵力合同消灭敌水面舰艇、潜艇,破坏和压制敌岸上目标。

本文由必威发布于必威-军事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我们更需要思考应对美军介入南海的,美军能够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美国海军不得不进行新的战略选择,甚至美国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