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威 > 必威-军事历史 > 也有两名犯人使用的是祖师爷级的招数越狱了,

原标题:也有两名犯人使用的是祖师爷级的招数越狱了,

浏览次数:164 时间:2019-09-14

原文: George E. Hand IV 翻译:dieeasy注:本篇是系

绿色贝雷帽的高风险“生存、躲避、抵抗、逃脱”

虽然美剧《越狱》早已完结,但越狱的故事随时都在“上演”:4月25日,一个24岁的犯人从位于麻省舍利(Shirley)的州立监狱中“出走”;而稍早的3月9日,一个叫大卫•帕克特(David Puckett)的德州囚犯锯断了放风院子屋顶的铁棍,跳到了院子外的空地上,翻过顶上布满了锋利的锯齿铁丝的围栏,抢了辆皮卡扬长而去;4月22日,在圣路易斯(St.Louis)的一所拘留所里,也有两名犯人使用的是祖师爷级的招数越狱了:他们用床单系成的绳索扬长而去。

图片 1

图片 2

原文地址:

逃出去不容易,保不定还得被送回来

难道大家看了电视剧以后,都变聪明了?未必。据美国司法部的统计,从20世纪90年代初开始,州立监狱的逃狱率一直在稳步下降:

图片 3

美国的监狱在押人数一直在逐年上升。

图片 4

但脱狱的人数却在逐年下降。

然而,就算逃得出去,也难免再被捉回来:从1995年到1998年,被遣送回监狱的逃犯数量逐年上升。2000年,全美14307名越狱犯,有13346个都被再度抓获,重回他们费劲心机逃离的牢房,“回房率”高达93.28%。

第九章  魔鬼计划

被洗脑是一个万能的说法,可以安放在任何反常举动的人的身上。尽管事后没有一个人知道洗脑究竟包含了哪些含义,如何作用,又为何人所利用,却已被用在了各种场合。有人绑了炸药去炸公共汽车和火车,只有两种解释,他们要么是邪恶的人,要么就是被洗脑了。答案真是简洁优美,省去了一切涉及研究分析和思考的复杂解释。他把原来复杂的问题简单化了。

虽然洗脑的解释能给我们带来极大安慰,但遗憾的是,套用这个词并非明智之举。首先,它会削弱我们对破坏性或反常行为的真正原因的关注,导致我们无法彻底消除这些行为,反而在日后继续受到困扰。其次,虽然洗脑让正常的人和不正常的人区别开来,但它本身就是一个足够恐怖的事情了,人们不禁好奇,我们是不是还没有最终走进真正的洗脑世界:真正的心理不适的领域。

洗脑脱胎于冷战虚构文学的现实,并不意味着它了无一物,干扰大脑的手段确实存在,也确实可以强迫他人改变信仰。剥夺人们的睡眠和食物,就能够摧毁他们的抵抗,让人们感到恐惧、屈从、忙个不停,向他们强行灌输封闭或者独立的语言或传授战胜怀疑的方法,利用负罪感也能够让他们俯首听命。然而说到底,就算这些手段全都用上,依然无法稳操胜券,神奇而科学的洗脑是不存在的。洗脑是一个让我们感觉良好的睡前故事,早该在多年前就没落了,但它没有,这就是神话的能量,每当我们感到恐惧或者迷茫,就把它呼唤出来,而且是那些令我们紧张的事物。今天,洗脑已经披上了崭新的外衣,再度卷土重来。这次威胁是一个令人兴奋的组合:恐怖主义与宗教。

图片 5

原文:

图片 6

越狱的6种传统思路

尽管好多谋划最后没能成功施行,尽管跑掉的大多数还是会被逮回去……但坚持越狱的这种精神在牢房之中薪火相传,从未有半点湮灭之势。牢狱中恶劣的生存环境与广袤自由天地的鲜明对照,加上罪犯的高度冒险精神以及不愿虚度光阴企图重振雄风的“野心”,都能让囚犯们为了越狱费劲心思,无所不用其极。

不过,各种高墙电网瞭望塔早已经是监狱的标配,简单的翻墙显然已经不够实用。那么成功逃脱的囚犯们又是怎样突出重围呢?答案很简单:遵循先辈们的方针路线——虽然有时候也加点高科技做点缀。下面我们就来分享一下几种最常用的越狱思路吧。

尾声  如何审讯恐怖分子

审讯者是稀有动物。出色的审讯人员需要具备许多特殊才能,性格和语言能力至关重要,要有经验,有赏识,有广泛的兴趣,有能力和各种各样的人打交道,但最主要的要求却是十分简单:对敌人的彻骨仇恨。仇恨能够刺激审讯者发起攻势,赋予他打败一个间谍必需的百折不挠的决心,无论得需要多长时间。尽管在今天看来有些狭隘,但事后依然正确。审讯者是一个稀有的品种,找到他们很难,让他们开诚布公地谈论审讯手段更难。

大部分审讯是在公共场所完成的:酒吧、公园和餐厅里,几杯咖啡,几杯啤酒,几包薯条,理想的审讯对象甚至不会注意到自己正在遭到审问。他不知道审讯者的职业,甚至不知道对方有没有工作,他们只是想聊聊天而已。

向审讯对象试压有各种各样的办法,基本上能够惹恼或者干扰他们的手段都可以。为了增加囚犯的不适感,也用上了其他手段。牢房阴冷或者闷热让他们不舒服,让牢房一天极度寒冷,而第二天又极度酷热,效果更加出色。把牢房搞得肮脏不堪,也带来了压力。总而言之,要时时刻刻让疑犯紧张不安。效果是逐渐累积的,犯人越是疲劳,就越难以集中精神,保持冷静,而他越是想这样做,就越会感到筋疲力尽。尽管单独使用每一种加压方式可能不会造成任何伤害,但是它们组合起来,效果就十分可观了。疲劳站姿导致呼吸加速和换气过度,反过来又会导致更大的压力和更强的疲劳感,而犯人又被剥夺了睡眠,从而无法消除这种感觉。戴头套让压力进一步升级,使犯人产生更大的恐惧感,流汗更多,休息的愿望就更加强烈,犯人就落入了恶性循环。他们的每一个举动都会增加自己的恐惧感,他们的思维开始侵蚀自己,而唯一解脱之道正是审讯者们所希望的那样:彻底屈服。

图片 7

注:本篇是系列的第二章,你可以通过该链接

当参加一门为了特殊任务所设立的训练课程后,我了解到在这六个月的课程期间,我将在某个时间点参加SERE学校,但我不知道确切的时间。我们的SERE训练被分为几个阶段,开始是室内教学,之后便是毫无预兆地在战俘营蹲大牢……但究竟是什么时候?

思路一:戳漏天花板

不管怎样,先挖个洞再说!

2006年,职业罪犯劳夫•菲利普斯(Ralph“bucky”Phillips)用一个罐头起子在监狱厨房的天花板上钻出了个洞,随后破洞而出。菲利普斯的成功逃脱引发了纽约州历史上声势最为浩大的追捕行动。没过多久,他就被逮回去了,面临着更重的刑罚。在审讯中,菲利普斯说“我罪不可赦”——他在越狱过程中开枪击中三名警察,而其中一个不治身亡。

2008年8月,新墨西哥州一间地方监狱的8名囚犯,用“自制工具”在牢房的房顶上戳了一个大洞,成功出逃。这起越狱事件发生在星期天晚上,所以狱警甚至没发现自己的监狱少了几名“房客”。直到警察发现2名身着橙色连体衣的囚犯在监狱附近招摇过市,追捕行动才得以展开。当然,这2位连衣服都不知道换一下的老兄马上就被追捕归案了。

如果对你“本就该挨的打”有所抵抗的话,就会给敌方传递出一种傲慢的信号,然后迎来的就是更为严酷的惩罚——直到让你服从。所以先挨这一顿打——这是值得的——并继续进行这个游戏。挨打期间不需要进行奥斯卡级别的表演,只需在恰当的时机叫几声“噢”和“啊”。这只是个游戏而已,Geo……

无论是不以为然还是选择相信,一些传言描述了囚禁过程中的具体细节:随着时间推移,将会有一连串能撕裂你耳朵的音乐以及其他的噪音用来折磨囚犯,从而降低他们的“抵抗”能力。跟其他各种各样的细节猜测相比,我选择接受这一条。

思路二:我是影帝我怕谁

不怕跑不掉,就怕不敢演!

2005年,一个叫查尔斯•维克多•汤姆森(Charles Victor Thompson)的杀人犯套上了一身偷运进来的百姓行头,摇身一变成了个“州调查官”,一路晃着他的囚犯身份证,哄过了那些天天见面的守卫,溜出了监狱大门。

而名扬四方的“德州七人帮”更是成功逃脱了全美最森严的州立监狱。此七君经过周密谋划,步步为营地胁迫并绑架了9名监察员,4名教官,3名犯人,夺走衣服、信用卡、ID、武器无数,于2000年12月某日越狱成功。他们在表演上也不乏亮点:其中的一人,学着狱官的声音,在电话里编了个故事,让已经有所警戒的监狱领导放下那颗生出疑窦的心,成功逃脱。

不过好景不长,他们很快就再度入狱了,这还是直接得益于《全美通缉令》(America’s Most Wanted)这档福克斯公司最长寿的电视节目。

当我倒在地板上的时候,我注意到后墙高处的小窗户突然明亮了起来。透过黄色的灯光,看到一个戴着圆框眼镜穿着白色实验服的男人正在接受冲洗,他看上去就像安东尼·霍普金斯扮演的汉尼拔·莱克特。我靠着胶合板墙又多挨了几顿打,被腹部勾拳打倒在地上然后又被吊着拉起来,经过了这么几轮后,我学到了一课。当重新回到座位上的时候,我注意到“莱克特博士”已经走了。他因为这里拷打而停下手头的工作了么?

我想起James Rowe的《Five Years to Freedom》写道的,他被北越军惩罚后,为了度过蚊帐被拆掉的那几个夜晚,他设法从轮胎上搞了点橡胶藏起来。随着黄昏到来,蚊虫肆虐,James搞到橡胶并点燃了它,产生了一种有害的黑烟来驱赶蚊子。James拿着燃烧的橡胶,直至几分钟后完全烧尽,随后蚊子继续聚集在他身上,并在余下的夜晚无情地叮咬着他。

思路三:肖申克之外也能有救赎

慢慢跑,坚持住。耐力有时让你赢得长跑比赛,有时也能赢来自由。

图片 8

塔利班人员从监狱外花费数月时间,挖掘了长达360米的地道,帮助500名犯人越狱。

就在今年的4月25日,将近500名塔利班从阿富汗坎大哈省的萨坡撒(Sarposa)监狱里逃脱:一些塔利班成员花费数月时间,从监狱外掘了条长达360米的地道,直通一间牢房。

图片 9

新泽西的两名犯人用招贴画挡住了墙上的洞。

而2007年,新泽西州的两名犯人明显是受了《肖申克的救赎》里前辈的启发,用性感女郎的招贴画遮住了他们在牢房墙壁上凿的洞。不过他们就没有电影里的前辈那么走运了,很快就被捉拿归案。看来,旗帜太鲜明的老梗不好随便用啊!

审讯继续:提问,再提问,然后一个问题接一个问题,所有的这些问题都是为了攻破我们的警戒心并诱骗我们透露彼此的细节。每次问话之后,我都会被带回箱子里,然后塞上耳塞尽可能让自己在这种难以入睡的环境下睡觉。

图片 10

思路四 拳头什么的最管用了

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2005年3月,布莱恩•尼克尔斯(Brain Nichols)在法庭上赤手空拳打倒了一名守卫,抢了他的枪,并分别让一个法官、一个书记员、一个警察吃了子弹。随后,他冲进了一处民宅,挟持了一名妇女,试图逃跑。一场腥风血雨后,尼克尔斯最终向警方投降。

1998年,福罗里达州的囚犯杰•辛格(Jay Sigler)的一个铁哥们儿开着一辆巨型卡车径直突破了监狱的四层安保防线,用短枪爆掉了守卫的头,藉此良机,杰跳上了第二辆劫狱之车——这辆是他老妈开来的。不过,几天后,他们一家都被捉拿归案。

“是的,谢谢,长官。”

Figure 1 James Nicholas "Nick" Rowe ,美军SERE课程的奠基人。曾经在越南战俘营待了5年,在即将被处决前打倒守卫,并追上了碰巧前来的美军直升机从而顺利逃脱。

思路五:老友万岁

真正的哥们儿是不会眼睁睁看着你在局子里烂掉的。

2010年8月,三名杀人犯用钢丝钳剪出了一条通往自由的血路,逃出了亚利桑那州州立监狱,而这次成功越狱的关键道具——钢丝钳——是一个女人隔着监狱围墙扔进来的。

而当大卫•帕克特(就是文章开头提到的那个撬棍翻铁刺男)逃离德州监狱,开着他偷来的小皮卡在休斯顿逍遥时,一个他在狱中上网认识的女人就一直在汇钱给他用。(这什么监狱,还能手机网上聊天?)

不过,这个“最仗义哥们儿奖”恐怕还是得颁给帕斯克•佩耶特(Pascal Payet)。2001年,这个法国罪犯的一帮朋友劫了架直升机,将他营救出狱。2003年,帕斯克将此种友谊精神发扬广大,亲自营救了三名狱友,逃出了同一间监狱——还是用的直升机。但是没过多久,他就又被捉住投进了监狱。接着的2007年,帕斯克再度越狱——还是直升机大营救!直到两个月后,这位耿直的直升机哥们儿在西班牙第三度被捕入狱。(估计监狱长得亲自去买火箭筒了吧……)

“你想要食物么,囚犯?”

你要问这个故事的重点在哪?就是James为自己赢得了一个小小的胜利——即使如此之小:他从敌人那夺回了对自己舒适度的控制权,虽然只有几分钟。即使这样一个小小的“胜利”也为他赢得了急需的内心能量。对于我来说,这是他的这本书中最印象深刻的段落,我理解他想表达的。

思路六:全靠高科技

直升机并不是所有越狱事件的必要道具,但是一点点技术支持确实有所帮助。

手机的使用已经成为目前监狱安保的最大威胁。就像上面多次提到的帕克特,要是没有用他的手机上网,遇见那个肯慷慨解囊的女士,恐怕越狱后也难以逍遥。

2008年时,德州的一个死刑犯竟然用他的手机打电话威胁州检察官。连查尔斯•曼森(Charles Manson)(曼森家族的创始人)这个重点监控对象,最近都被发现在使用手机。一些监狱已经开始架设手机屏蔽系统,防止囚犯们打电话。

“哈哈哈哈!”当然,根本不会给你食物。

我知道自己讨厌那种大声的音频干扰,并且为赢得自己的“小胜利”做准备。我搞到了一副柔软的、海绵制的、黄色的耳塞,然后从我的战斗衫袖口中抽出几圈线,将耳塞压扁塞进袖口的洞中,然后将洞口缝合。如果他们不拿走我的战斗衫,这副耳塞也许就能发挥作用。我想象着我们的衣服可能会被他们完全夺走,然后在监狱里发一套统一的狱服,如果这个时刻到了,我不得不另想办法。

让你无路可逃

不过说到最后,打击越狱还得落实到够多、够强的监狱警戒防守力量上。监狱的安保力量与狱警囚犯的比例之间有着很强的联系,来自所安保咨询公司的凯文•泰穆兹(Kevin Tamez)认为:“的确,高科技的应用可以帮到越狱犯,但是技术支持并不能免除囚犯们在越狱时的身体力行。”

就算是《越狱》里伟大的史高飞,不还是需要亲自拿小锤子砸墙吗?所以,有力地监控住囚犯们在牢狱中的各种行为,监狱能在应对突发事件时保证的相当的人力智力和武力水平,才是打击越狱的关键——而这些,还得靠狱警。

有个笑话,说是某地组织给服刑人员捐赠书籍影碟。一位仁兄兴高采烈的去,结果给赶回来了。这挺好的事,为什么被赶回来呢?问之,答:“我拿了套《越狱》的光碟去的。”

来源: Slate

从“人池(People’s Pond)”中幸存

我开始关注SMU(Special Mission Units,专指 Tier 1 单位)训练课程的动态。任务一个接一个。在北卡罗莱纳的丛林中。我们要花几个日夜巡逻,目的是搜寻由于飞机坠落而不得不弹射伞降到“敌方领土”上的飞行员。这个其他战斗巡逻任务没什么不同:全程保持严格的战术纪律、食物少、几乎没有睡眠。我们找到了飞行员。并开始在“坏蛋”国家领土上进行长途跋涉,准备回到自己的家园。

在监狱建筑的院子里,挖了一个大池子,尺寸大概是20×30英尺。池子内衬塑料并装满了水。作为对审讯不合作的惩罚,一名囚犯被剥光衣服扔进了冰冷的水池中。我说的是真的扔进去——两名看守抓着囚犯的手和脚来回甩动,“数到3!”然后就将其抛进了水池。对我来说,本身就已经处于一种发抖的状态,这种情况就更可怕了。

我们在离营地几英里远的一个小湖边停了下来,等待己方的交通工具将我们带回去。一辆货运卡车准时到达目的地,我们爬了上去。这真是太棒了,我想。这漫长的任务终于结束了。这趟车程比预期的要长,我发现自己的膀胱再也承受不住了,于是把自己水壶中的水都倒在了卡车地板上。

本文由必威发布于必威-军事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也有两名犯人使用的是祖师爷级的招数越狱了,

关键词:

上一篇:HALO高跳低开伞降必威,军事自由落体跳伞是一种

下一篇:一种让你把玩和喜欢的东西betway必威登录:,不